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亲气元素 >正文

继母是母爱的“继续”

时间2021-10-06 来源:不遇故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尽管早有了思想准备,但心里还是浮起一种强烈的反感。
  
  她是父亲的新婚妻子。看起来,比父亲年轻几岁,大约50岁出头,穿件玫瑰红色的羊绒上衣,看见我,眼睛亮起来,笑意浮上白皙的脸庞,亲热地说,阿朵,你来啦。
  
  我咧咧嘴角,挤出一丝笑容算作回应。一转身,那笑隐去,心中对父亲和她的恼意如初冬的海潮,一波波地涌上心头。
  
  母亲因病去世还不到两年,父亲就另娶,对于他重组家庭这件事,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虽然父亲一再对我说,她是个善良贤惠的好女人,会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但在我心里,还是充满抵触。
  
  父亲让我叫她李阿姨,我装作没听见,只“你”“哎”地称呼她,她倒也不在乎,依旧是春风满面,来来回回地在厨房忙碌,煎炒烹炸。偶尔像想起什么似的,把家里的零食全拎出来,堆在我面前,阿朵,尝尝这个,对,还有那个。我拿起一个无花果干咬了一口,说,挺甜。她乐了,眉眼里全是笑意。
  
  趁她在厨房忙碌的功夫,我站起来打量这个被她收拾得光鲜亮丽的家。我走到他们的卧室,床头柜上摆着一张她和父亲的婚纱照。看他们笑得那么甜蜜,一股醋意从我心里油然而升,我生气地打开柜子,翻出母亲的老影集,一看到母亲的模样,泪水禁不住哗哗落下。
  
  这个饭,我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下去了。我冷冷地对父亲说,单位来了电话,我要赶快回去。父亲顿时黑了脸,你李阿姨忙了一上午,有多大的事,连饭也不吃了?厨房里传来抽油烟机的声音,还有炒菜锅发出的那种煎炒的声音。我心一横,蛮不讲理地说,就是不想吃了,没怎么判断小孩是羊癫疯胃口了。父亲一瞪眼,想发脾气但又忍住了。
  
  她大概是听见了我们的对话,赶紧出来打圆场,没事,没事,阿朵,你先忙去吧,等下次来了,我再做你爱吃的菜。我抱着母亲的影集转身离开,心里暗暗说,我才不稀罕你的菜!
  
  二
  
  隔天,我忽然接到她的电话,父亲下楼时不小心摔倒造成左小腿骨折!
  
  我匆匆忙忙赶到医院,父亲正躺在病床上,脸色煞白,她坐在父亲身边握着他的手,低声安慰着他。
  
  我又心疼又焦灼,压抑不住心中的怨愤,大声地冲她说,你当时在干吗?!为什么要让他扛着重物下楼?她正想解释,父亲冲我摆摆手,是我不小心,和你李阿姨有什么关系!
  
  中午时分,她回家做饭,我在医院守着父亲。父亲说,阿朵,你要多理解理解你李阿姨,她是个命苦善良的女人,以前的婚姻很不幸。她没有孩子,所以在感情上对你特别亲,你不要过多责备她,慢慢你就会明白,她会像妈妈一样爱你。
  
  我无语沉默,心中暗说,我的母亲已经永远离我而去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母爱了。
  
  过了一会儿,她提着饭盒回来了,给父亲做的香味四溢的莲藕排骨汤,金黄的千层饼。吃完饭,我去刷碗,回来的时候,走到门口听见父亲在跟她说话,父亲说,阿朵这孩子从小就任性,有不懂礼貌的地方你多包容。她说,自己家的孩子我哪会计较那么多,你放心吧。
  
  立在门外的我撇撇嘴,推门进去。她看见我回来说,阿朵,你工作忙,赶快回家休息吧,别累着了。
  
  父亲住院的日子里,我每天下班后就往医院去,那段时间癫疯病可以治疗吗和她相处倒也平安无事。父亲出院后,她在家照料父亲。有次我去,两人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她在给父亲按摩,金黄色的阳光洒在父亲脸上,看得出来他笑得很开心。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很少见过父亲这样开心的笑容了。在那一刻,我想,我是不是应该慢慢去接受她?毕竟她给父亲带来了这么多快乐,只要父亲高兴,当女儿的又能有什么意见呢?
  
  只是面对着她和煦的笑意,“妈妈”那两个字我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和她说话时还是有一份饱含距离的疏离和生分。
  
  三
  
  11月的时候,我老公去内蒙出差两个月,我的生活一下子陷入孤寂和冷清。尤其让我忧心的是一直下夜班的我面临没人接的问题。我自小是个特别害怕走夜路的人,以前父亲在外地工作,都是母亲晚上接我,后来结婚成了家,接我的任务就由老公承担了。想到每天晚上10点下班后,我要独自骑车20分钟才能到家,而且这样的夜行要持续两个月,我心里就禁不住地一阵阵发怵。
  
  父亲也犯愁。他愁眉苦脸地说,要是我的腿没摔着,我就去接你了。停了一会儿,他想了想说,要不让你李阿姨去接你吧,她骑车没有问题,还得过社区中老年自行车骑行赛的大奖呢。我立即摇头,不妥不妥,我哪能连累她?
  
  父亲生气地说,你李阿姨对你多好,你怎么总拿她当外人?
  
  我本来正烦恼,听父亲这样说,火苗噌一下蹿出来,你总是向着她,我妈在你心里还有一点位置吗?父亲脸上瞬时乌云袭来,他一拍桌子说,你怎么越大越不通情理?!我也很生气,梗着脖子和他吵,是我不通情理还是你太薄情寡义?!
  
  我抓起包,气鼓鼓地往外走,拉开门,这才发女性癫痫病是否遗传现,她就站在门外,整个人脸色木然。看见我,她一时愣怔在那里,然后回过神儿来,在我后边叫:阿朵,阿朵……
  
  我没有回头,给了她一个漠然的背影。
  
  四
  
  老公走后的第一天,想到晚上将要独行,一整天我都心怀忐忑。
  
  晚上下班后,我推着车子走出公司大门。外面寒风呼啸,路上行人稀少,偶尔有几辆汽车疾驰而去。我骑上车子飞快向前奔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快点。走不多远,我听见后面也有骑车的声音,车声在我后边一路跟随。我吓得魂飞魄散,扭头往后看,没有看清,这时,后面的人忽然咳嗽了几声,是个女人的声音。我紧张的神经这才缓和下来——原来是和我一样晚归的女人。心放下了,车子就骑得比较沉稳,很快就到了小区。
  
  我推开单元门的时候,我看见后边的车子正驶向另一边楼房,我暗自庆幸,今晚遇到了同行人,不知明天是否还能再遇见她呢?
  
  第二天,我刚下班,后边又有一辆车子跟过来,我好奇地停下来,悄悄打量后边的人,只见她穿一件黑蓝色的羽绒服,戴着棉帽,围着围巾,看不清相貌,但依稀就是昨天和我同行的人。
  
  此后,每晚下班,总会有那个夜行者与我同行。她和我住在一个小区,一路上,她好像跟我有默契一样,总是一前一后,保持着距离。那些天,我的心里十分踏实,不知不觉间,困扰我的难题就这样解决了。
  
  有天晚上落起了稀稀疏疏的雪花,到了下班时分,马路上已是薄薄的一层白雪,在昏黄的路灯下泛着清冷的光,本来就冷清的大街此时更加清寂无人了。一路上车子直打滑,我小心翼翼地骑着,可是快到小区门口癫痫病真能治愈的时候,车轮突地一滑,我重重地摔在地上。一股猝不及防的疼痛袭来,我“哎哟”一声,痛得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这时不远处有人大声叫着我的名字,阿朵,阿朵,你没事吧?
  
  声音是那么熟悉!我惊讶万分,扭头去看,只见我后面的那个同行人扔下车子,向我踉踉跄跄跑来,到了跟前,一把扶起我,焦灼地问,怎么样,阿朵,没事吧?
  
  我忘记了疼痛,惊讶地望着来人,她竟然是李阿姨!
  
  李阿姨,怎么是你?我惊奇地问。
  
  她帮我拍去后背上的积雪,说,我都听你爸爸说了,你特别害怕走夜路,再者我也担心你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你这孩子脾气倔,只好以这样的方式接你,本来不想让你知道的……停了停,她又关切地问,腿还疼吗?活动一下试试怎么样?
  
  我说没事,放心吧。她笑了。
  
  此时此刻,一种深深的感动和惊讶在我心里慢慢地荡漾开来。原来这一个多月全是她在默默地守护着我,爱护着我,这样的温暖和贴心就像母亲当初爱我一样。
  
  可是想起自己一直以来对她的排斥和敌意,愧疚又悄悄弥漫上心头。我想说句感激的话,可是话到嘴边也只是笨嘴笨舌地一句,谢谢阿姨。这孩子,客气什么,本来就是一家人嘛。她嗔怪。
  
  雪还在下,我和她一起回家,风刮在脸上冷嗖嗖的,我的心里却暖洋洋的。看看陪在我身边的她,恍然感觉我失去了那么久的母爱又来到了我的身边……
  
  忘了听谁说过,继母是母爱的继续,当如今我领悟了这一点,这才感到那是一种多么温暖的幸福!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