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然後乐正 >正文

蓝梦

时间2020-10-20 来源:不遇故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是夏天的一个周日,蓝梦正在收拾家务,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家里的宁静。蓝梦急忙拿起电话,一个熟悉而又遥远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能听出我是谁吗?”蓝梦迟疑了一下“你是……”没等她的话说完,对方就抢先说道:“我是林森啊,方便吗?我两小时后就开车到你那里,能出来吗?我想看看你。”“好好……”蓝梦不加思索地回答着,心在狂跳着……
  
  蓝梦手握着电话怔怔地愣在那里,这是真的吗?这声音可是她二十多年来一直期盼的那个声音啊!
  等蓝梦缓过神来,急忙放下手中的手机,开始梳洗打扮,她仔细地描着眉毛,仔细地涂着唇彩,仔细地梳理着金色的头发。橱柜里有许多好看的衣服,有丈夫给她买的,也有自己买的,蓝梦把衣服翻了个底朝天,感觉没有一件合适的,这个林森也不早告诉一声,要是知道你今天要来,我一定提前去买一身很华贵的衣服。蓝梦心里默默的埋怨着林森。
  忘不了,那年高考后成绩出来的那个夏夜,林森约蓝梦到蓝梦村旁的那一条小河边,那夜的月亮很亮很圆,小河里流水潺潺,蛙声起伏,河边的垂柳低低地垂着头。
  
  “祝贺你,考取了好成绩。我没有考上,我明天就出去打工。”林森说。
  “不,我不让你去,我让你和我在一起。”蓝梦打断了林森的话。
  “那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能的。”林森赶忙回答。
  “你不北京哪些医院能治癫痫是说等到柳暗花明时吗?”蓝梦瞟了林森一眼。“柳暗花明”是林森借给蓝梦一本数学复习资料,在书中夹得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待到柳暗花明时”。
  “但愿会有那一天,今生不可能了。”林森有点自卑的说着,“我不能让你跟着我受苦受累,我的家境你也知道,父亲去世了,什么都得靠我自己,我现在一无所有,原以为我要是能考上,我们就能走到一起,不管你能不能考上,我都会娶你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不能连累你,我衷心祝福你,祝福你前途远大、幸福永远。”
  蓝梦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就像决口的河堤从那模糊的双眼里涌了出来。林森爱怜的用手轻轻为蓝梦擦去泪水。蓝梦顺势倒在林森的怀里放声哭了起来。林森激动地捧起蓝梦的脸,狂吻起来。随即也泪流满面,两个年轻人的泪流在了一起,流进了他们的心里。蓝梦感觉这泪水流进了自己的唇里,涩涩的,咸咸的。
  
  这是他们相爱以来的初吻,带泪的初吻!人的一生在一起笑过的人很容易忘记,在一起哭过的人却很难忘记。林森轻轻推开蓝梦,头靠在那棵柳树上,低低地说:“我不能保护你,也不能伤害你,我要对你负责任。”他牵着她的手,示意蓝梦回家。
  
  本来短短的路程,他们走走停停,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到了蓝梦的家门口,蓝梦紧紧地攥着林森的手,久久不肯放开,生怕林森永远从她的生命中消失。林森拿出郁达夫的小说《春风沉醉的夜羊癫疯症状晚》送给蓝梦,在书的最后一页的空白处,用钢笔重重地描画着:“强中自有强中手,英雄背后有英雄。”
  
  挣开蓝梦温柔且握得紧紧的手,林森头也不回的走了。
  
  蓝梦很失落,感觉整个村庄都空荡荡的,那颗炽热的心更是空空如也,有一种“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的感觉。
  蓝梦如愿的进入了某重点大学。她学习很刻苦,成绩很不错。但是她却一直没能忘记林森。她经过四处打听,终于得到了林森的消息,她给林森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思念之苦诉至信中。林森只回过一封信,很简短,他说他在四处奔波。那时,漂亮的蓝梦有不少同学追求,可是蓝梦的心里一直装着林森,从未动过心。那本《春风沉醉的夜晚》就一直放在蓝梦的枕边,想他的时候就看看那本书,端详林森那重重的笔迹。蓝梦想,他在描画这一句话的时候,在想什么呢?每每到了闲暇的时候,她总会忆起两个人在小河边的那个夜晚,常常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来。
  蓝梦大学毕业的时候又收到了林森的一封信,说自己已经有对象了,让她抓紧时间找对象,不要错过时机,不要对自己有任何幻想。蓝梦总认为一个女人真正的爱恋只有一次,这便是初恋。她想,既然林森有了对象,我也不能再干扰他的生活,如果不能和他结婚,和谁结婚都是一样的。蓝梦很快和一位追求她的人结婚了。婚后,丈夫对她很好,体贴关心,但就蓝梦而言,对自己的丈夫怎么也没有魂宣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牵梦萦的牵挂,没有惊心动魄的爱恋。蓝梦的结婚纯粹就是如同完成人生的一项任务一样。
  那一年“十一”,蓝梦回家。那时,她已有身孕七个多月了,林森等在蓝梦必经的路旁。他迎着蓝梦走过去,上上下下打量着她,林森的嘴哆嗦着,眼里闪着泪花。他说:“现在怎么样?”“还行,你怎么样?”“呵呵,我这个人能怎么样?不怎么样。”林森的脸转向一侧,没有正视蓝梦,用力咬着嘴唇。蓝梦说:“你对象没有来吗?”林森苦笑道:“呵呵,哪有对象。”“啊!没有对象,你以前说的话是假的?”蓝梦不知说啥好,只说了一句:“我得走了,再见。”“再见。”
  
  蓝梦走出了很远,林森还站在那里痴痴的望着远去的蓝梦。蓝梦想,现在自己已是人妇,将为人母了,还会有其它的奢望吗?这一次分别,他们再也没有见面。
  蓝梦的儿子出生了,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欢乐,给蓝梦地心灵带来了多多少少的慰藉。小两口有稳定的收入,生活的也很平静,周围的人都羡慕他们幸福美满。蓝梦也只是在孤独的时候,常常想起林森:现在过得怎样了?现在是啥样子了?手上那块冻疮的疤痕还在吗?在大街上相遇是否一眼就能认出来?听说林森自己办了一个服装厂,还顺利吗?有时候蓝梦也真想在那苍茫的夜色里,飘到林森的身边,静静地看看他,不惊醒他的睡梦。
  
  蓝梦也曾做过很多假设:假如你的父亲不是在临近高考时突然去世,假如考北京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上的是你不是我,假如你家有很好的背景,假如我们一同考上大学,假如我们都没有考上大学,那会有怎样的结果呢?蓝梦不愿意多想,有时候和丈夫发生不愉快,蓝梦从来不争辩,只是不停地哭,眼泪止不住地流,每每这时,丈夫总是主动来哄她。
  
  少女的初恋是最难忘的人生经历,蓝梦多少年来一直没有忘记中学时的林森,一直渴望见到林森。今天林森果然来了!蓝梦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看了又看,白净,风韵,自以为还有楚楚动人的女人身材,她满意的笑了笑。
  
  蓝梦拿起手提包,拿上手机就往外走,一回身,突然看到大厅上挂着自己和丈夫的照片,丈夫揽着自己微笑地看着她,唇和唇之间挨得那么近,丈夫身着白色燕尾服,蓝梦依偎在丈夫的怀里。这是他们的结婚照片,丈夫认为是他们照片中最有风情、最浪漫的一张,一直挂在大厅里。一股热流不知不觉中流遍了蓝梦地全身。她突然感到丈夫好像要有好多话对自己说,这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啊!
  蓝梦没有走出家门,手中的包“嘭”的一声滑落在地板上。
  
  电话铃声又响了,蓝梦定了定神安静的接过电话,“林森,对不起,我临时有点事,不能出去了”,只听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一声失望的叹息声。
  
  蓝梦静静地伫立在窗前,俯视着街上的车流,哪一辆车是你的车呢?蓝梦的泪水又模糊了双眼……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