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倒地不起 >正文

我与鸡有缘_散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不遇故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2019年是鸡年,“鸡”与“吉”谐音,于是就有了“鸡年大吉”、“吉祥如意”、“大吉大利”的祝福语。于我而言,八十有五的老父亲是本命年,在大病一场后转危为安,是鸡年给老父亲带来了吉祥;年前朋友给我送来了一只山鸡,我急急地托人做成了标本,并镶嵌在有点创意的根雕上,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活脱脱一只山鸡傲然站立在山野的树枝上。诸多的缘由涌入脑际,要发着我把与鸡的情愫流入笔端。

  其实《三字经》已阐释:“犬守夜,鸡司晨。”说明了狗晚上守夜,鸡早晨打鸣,那是发挥的特长。自古以来,鸡就给人以奉献、质朴的印象,金鸡报晓、母鸡下蛋都给人们带来直观的好处,还有潜在的利益。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听惯了农家院里的“鸡鸣狗吠”,见惯了螨珊走向鸡窝的母鸡下蛋,所以,说起鸡来,就会打开尘封几十年的记忆,从脑海深处牵出一幕幕镜头:赊小鸡、一只只鸡扑棱棱飞上墙头、斗鸡、鸡婆领着小鸡漫步……这一幕幕镜头把我带到了那个年代:

  大凡上了点岁数的人,都还记得乡村赊小鸡的事儿,儿时老家门前就是大街,记忆中赊小鸡的小商贩用小车推着或用自行车载着蒸笼似的竹笼子,在大胡同口刚露出头和弯着的半个身子,就扯开嗓门,拉着长韵吆喝着:“赊小鸡喽—赊小鸡,赊小鸡喽……”站在这村子的最高处一吆喝,几乎大半个村子里的人都能听见,听到这吆喝声,周遭的小媳妇就会从家里小跑似的赶过来,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也会迈着“三寸金莲”颠颠地赶过来,在街上正在玩的兴头上的顽童们也会跑过来凑热闹。

  小商贩便把车子推到避北京顶叶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风的宽敞处支撑起来,一群人就把鸡笼子围拢了起来,有人就开始打听价钱了:“你赊的小鸡多少钱一只?”回答说:“两毛。”“能不能再便宜点?别人都是一毛五。”“已经是赊着了,不讲价。”嚷嚷了半天,还是按小商贩说的价买卖。

  价格没啥说的了,小鸡商贩就把笼子上的绳子解开,把鸡笼子搬抬到平坦的地面上,掀开鸡笼的一个大角,把手伸进鸡笼里,不停地往外扒拉着小鸡,吸引着买小鸡的人来挑拣,他这一扒拉,小鸡就发出“叽叽叽”地微弱噪杂叫声,被扒拉出来的还一边往后缩着,黄绒绒的一团团,煞是可爱。这时,人们就迅速趴到鸡笼子跟前,都快要头挨着头了,有人就指着看好的小鸡说:“你看,你给捉那只。”“这只?”“不是,是那只。”小鸡贩子就顺手捉出了那只,放在了买小鸡人兜起的衣襟里,又低头扒拉起小鸡来。看着满笼的小鸡,拨拉来、拨拉去的,精心挑选着,说白了,就是在挑小母鸡,在农村都愿意挑拣母鸡,图的是让它日后下蛋,鸡下了蛋,除了自己吃,还可以买些针头线脑的,多了还可到集上去卖,填补家用。在挑小鸡的现场,偶尔听人们小声议论说,刚孵出小鸡的时候,公鸡、母鸡数差不多,可能小鸡商贩把小母鸡挑出一些来,为了后面更好卖,所以,一笼小鸡中大多是公鸡,只是偶尔会碰上一笼鸡里母鸡多。其实,这都是后来把鸡养的长出了鸡冠后才知道的。

  农村里挑小鸡,就像男人挑媳妇一样挑来拣去的,有的看看这个像母鸡,看看那个也像母鸡,看得多了,眼就花了,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个也不像母鸡,那个也不像,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了,也就没有起初那股认真劲了,管它是公鸡、母鸡的,就随便挑上几只放到地上,让小鸡商贩数了数,记下了数,记上了名字,就请问孩子患上癫痫病能得到治疗吗?用衣襟兜着急匆匆地抱回家了。有的新媳妇刚过门,挑小鸡没有把握,就让赊小鸡的商贩给挑,这就明着上当了,小鸡商贩肯定会把笼里的小公鸡先卖出去,就挑着一只只小公鸡说,这只是小母鸡,这只也是小母鸡,挑的差不多了,就再放上三两只小母鸡,这可能是良心发现。待小鸡长大了,新媳妇一看,这小鸡贩子挑的怎么也大多是公鸡?可又找谁说理去?

  要说这挑小鸡还真有学问,儿时的我就观察过,邻居老嫂子买过几次小鸡,起初看起来都很正气,蹦来跳去的,可长着长着头顶上就冒出了小小的红冠子,大多的是公鸡,看着我家的小鸡长大后大多都是母鸡,她就感到奇怪,问我祖母:“二奶奶,怎么你们家的小鸡多数是母鸡,而俺家的多数是公鸡?”祖母便微笑着对她说:“公鸡的习性从小就愣头愣脑的,母鸡天生就是温顺的,这样,挑小鸡的时候,挑那些看着比较温顺的,一般没有错,不过,也有走眼的时候,你看,挑那两只就走眼了。”说着,祖母就指着地上“嗖嗖”飞跑着的半大小鸡。后来,这个老嫂子就按照祖母教的方法挑小鸡,结果还真灵,大多是母鸡。我很敬佩祖母做事的经验,祖母相信的是自己的手气,其实是祖母多年悟出的经验,我也跟着聪慧的祖母多吃了些鸡蛋。

  挑好了小鸡,祖母就把炕头上铺上牛皮纸或报纸,防止小鸡的粪便弄脏了炕席,再准备个小碗,放上大半碗水供小鸡喝。拿来自制的大筛子,把小鸡都圈到大筛子里去,祖母用两手往里收拢着,小鸡跑跳着、不停地“叽叽”叫着。待到能用筛子扣过来了,就迅速扣下筛子,有时也会有没扣住的,再把它们一一捉进去,小鸡就会“叽叽”地叫着,很不情愿地进去受约束。小鸡就这样在筛子里养着,平时从筛子空里给它们喂些碎玉米饼子看癫疯病哪个医院好、碎馒头之类的,直到它们长大了,长出翅膀来了,能跑能飞了,能躲避狗猫、老鼠之类的了,才把它们放出来,也就算养鸡成功了。

  小鸡跑出了筛子,就像冲破了牢笼,走进了一个大世界、新世界,欢蹦乱跳的,跟着自家的大公鸡、大母鸡在院里院外不停地转着,捡拾着地上遗漏的粮食,成长得也很快,也受大鸡们的保护,免遭其它动物的侵扰,健康地成长,也免去了家人的担心。儿时觉得真好奇,大鸡们很快就和小鸡们融合到了一起,小鸡们总是跟着大鸡们跑来跑去的。冬去春来,小的跟着大鸡跑,大鸡围着老鸡绕,小鸡跑成了大鸡,大鸡跑成了老鸡,祖母养的鸡一群接着一群,成了周遭一道靓丽的风景。

  大鸡小鸡在小院里、街头乱转,捡拾着散落在地上的粮食什么的。祖母养的鸡很听她的话,只要她大声一吆喝:“出去”,领头的一跑,都跟着呼呼地跑到街上,偶尔地祖母也会抓一把玉米,一边唤着鸡,一边就把玉米撒到院子里,老鸡就会领着大鸡、小鸡们颠颠地跑过来,一啄米,一点头,我觉得很有意思,使我想起了过去小闹钟的“鸡”,一点头,一“嘎哒”,多么富有情趣。

  祖母养鸡养熟了,摸透了鸡的习性,哪些小鸡该下蛋了,哪些老鸡哪天下蛋,她都大体有数。为了储存好鸡蛋,心灵手巧的祖母亲手制作了一个漂亮的带菱角的纸篓,里面放了谷子什么的,放鸡蛋很方便又不易打碎。祖母养着鸡,母鸡下的蛋就够全家人吃的,还可招待来客,养的公鸡到了年节的时候就宰一只,改善一下家庭生活,享受一下养鸡带来的实惠。

  儿时看到这跑来飞去的鸡也很有情趣,特别是常常看到有的大公鸡从地面“嗖嗖”地飞到了墙顶上,有的半大小鸡也跟着学着癫痫初期症状有什么往墙上飞,飞着飞着就没有力气了,就会栖到草垛顶上、葡萄架上,第二次起飞才飞到墙顶上,不一会儿,大公鸡就飞回地面,小鸡们再跟着飞回来,真如同搞什么飞行训练表演似的,现在想来,都觉得很有情趣。

  在鸡年到来之际,我收到了《散文选刊》2019年第1期,封二刊登了作家冯杰的《大鸡图》,左上题款处写着:鸡有五德,首先文也。并特题写释义:“古人称鸡有五德: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细细一想,果然。我家那一只大公鸡就有如此优点。把‘文’放在首位,说明鸡年要有锦绣文章。不然,你就辜负了黎明前敲开暗夜的啼声。”

  由冯杰先生的《大鸡图》,我忽然想到了已故著名画家鲍岳廷给我寄来的明信片,时间是2005年8月1日,他知我曾是一名军人,这一天对共和国军人来说,特别有意义。时值鸡年,寄来的是专为他的中国画东方红而制作的贺年明信片,明信片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一只雄鸡昂然站立在鲜花盛开的梅花枝上,挺胸抬头,眼睛炯炯有神,张开将要发出吼声的大嘴,这不免让我想起了一代伟人的“一唱雄鸡天下白。”自称华山道人的鲍岳廷先生虽已仙逝,但他给我寄来的贺年明信片我一直珍藏着,明信片上的那只“雄鸡”始终深印在我的心灵深处。现在细细想来,珍藏的是我与鲍先生之间的感情。

  鸡年的到来,又引发了我对鸡的兴趣,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之居住于钢筋、水泥组合的小城里,再没见过“赊小鸡”的了,也少闻“鸡鸣狗吠”了,但留在我心里的还是对鸡的美好回忆。

  乔显德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