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重生红云 >正文

时光辗转,依旧怕你_情感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不遇故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一次看清楚你的脸,那是在我三岁的时候。

  快临近新年的某一天,妈妈拉着我在村头的路口一直站着,凛冽的寒风刮着我的嫩脸蛋,感觉到脸被划的生疼,于是就要求妈妈抱着我遮挡我的脸蛋。最终,你背着提着一大堆沉重的行李向我们走来,到我们面前时,你将手中的行李搁在路边,伸出双手示意让我来你怀里,我看到你穿着奇怪的大棉袄,面孔生疏,便赶忙躲进妈妈的怀里,把妈妈拽的紧紧的,生怕松手了你会把我从妈妈怀里夺过去。我就静静的躲着,也不敢看你。我依稀记得好像你跟妈妈寒蝉了几句,妈妈叫我我还是装作没听见,就是不松开妈妈的胳臂。因为我很怕你,怕你是个陌生人。

  后来,你从一大推行李中拿出了一个圆乎乎红通通的苹果,示意给我吃,小时候嘴馋,而且很难能够吃到这样的苹果,不过我不敢接,看了妈妈一眼,妈妈的神情告诉我我可以拿,于是我就在妈妈的怀里接过了你手中的苹果,你又伸出双手,我又赶忙躲进妈妈的怀里,于是你不在强求抱我。你好像跟我说了很多,可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妈妈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帮你提着一件行李,我们一起回了家。后来的几天里,你有空就和我说话,慢慢的就熟悉了起来。大年三十儿那天,你拿出了一件很漂亮的新衣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说只要我叫伯(家乡方言,意思是爸爸)就把新衣服给我,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叫了你一声伯。那一刻你兴奋的抱起我,连上的胡茬都扎到我的嫩脸蛋了。

  从那以后,你再也没有离开过家,每天跟妈妈一起下地劳作,姐姐上学的时候妈妈会把我带着,找块平地把我放在那儿,给我那一个馒头,我就坐在旁边边啃着馒头,边看你们劳作。姐姐放学了她就会来接我然后带着我玩。那时候你很少会笑,我很怕你,怕你那一副严肃的脸孔。

  后来,长大了点,可以跟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了,那时候的我很调皮,连大我两三岁的小伙伴都“敬我三分”,只要谁惹我不高兴了,就会上去抓他的头发,抓他的脸,好几次被你看到,你总会拿根竹鞭抽我屁股,然后我就哭着跑去找妈妈,躲在妈妈的怀里。那时候“三天九顿打”已经是定数了。所以那时候我怕你,讨厌你,喜欢躲着你,从不让你抱我了,有事我也只会找妈妈,因为我怕你,怕你的暴力。

  这样的事一直持续到小学,上小学时,可能是因为结的“仇家”太多,伙伴们都不跟我一起,每次放学我都是最后一个回到家,早上上学换的干净衣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脏乱不堪,眼睛上时常还挂着几滴泪水,你从不安慰我,而妈妈每次看到都会拉着我安慰我一会儿,妈妈说我还小,放学回家要走四五里路,想每天放学接我回家,可是你不肯。慢慢的,我不经常六安治疗癫痫惹事了,也不欺负别人了,所以伙伴慢慢的又回来了,放学上学都会有一群伙伴一起。上学需要买什么东西都会找妈妈要钱,妈妈会去找你要了钱再给我,你从不给我一分的零花钱。那时候,我怕你,怕你的冷漠。

  每年过年,看到邻居家的小朋友都有烟花鞭炮玩,你就从箱子里拿出一串小鞭炮给我,让我一一拆开用香点着玩,看到邻居家的小朋友爸妈给的都是50块钱的红包,而你给的只有5毛钱的红包,最大方的一次是5块钱,所以我怕你,怕你的吝啬。

  四年级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了你放在箱子里的钱,我偷偷的拿了十块钱在学校买东西吃。后来被你知道了,我回家那天你就果断拿出一根皮带,撸起我的衣服拽着我的胳膊就抽我屁股,我疼的哇哇直叫,妈妈见状赶紧拉开你。你把妈妈甩开一边,然后面带怒气的坐在椅子上,让我跪在你面前。我不知道我哪儿来的倔强,一直流眼泪可就是不给你跪下,你说了好几遍可是我就是不听你的。于是你更生气的用一根你挑担子的绳子拴住我的脚把我倒挂在楼梯上,我已经泣不成声,你依旧不停的抽打着我。最后我不得不服硬求你饶了我。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偷偷拿你的钱。我怕你,怕你的无情。

  上初中了,我是寄读生,每周回家一次。可是每次回家我都被你限制了大部分时间的自由,总是要求我做作业,看书学习,不让我一天到晚出去跟伙伴们一起玩耍。尽管我从小学到现在学习成绩不是特别好,不过也总会在开学不久拿回一个奖状回家。初一下学期开学两个月了我还没有拿回奖状,你就开始问我学习上的情况了,我老实交代我落榜了,你虽然没有再拿起竹鞭打我,但是你跟我讲了很长的让我半懂不懂的大道理,我还是怕你,怕你的限制自由,也怕你这些大道理。

  初二,我14岁的生日,那天正好是双休,是在家里度过的。而我对你的态度也是从那一天开始转变的。现在还记得那天你跟我说过一句话:“以后,我不会再打你了,犯错了我们就跟你说,你就要学会改,你已经14岁了,不小了,讲的道理你应该都能听懂了。”。的确,从那以后你再也没有打过我了。我以为我再也不会怕你了,但是我错了。

  随着我的不断长大,我渐渐知道了很多事情。

  三岁的时候才跟你一起生活,只是因为我的出生让原本贫困不堪的家庭雪上加霜。在我之前,你已经拥有一儿一女,就是我的哥哥和姐姐,我出生的时候姐姐13岁,哥哥11岁。他们俩都准备要上小学了!不过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农村计划生育抓的很严,于是3600元的超生费压着我们整个家庭喘不过气来。后来听叔叔说起的,说我出生不久,你就被计生办的抓走,要求你交出3600元的超生费,你一下子哪儿能交出那么多的钱,于是那些丧心病狂的计生办的人,就把你绑在公社的幼儿患上了癫痫病可以用药物进行治疗吗?厕所里一天一夜,任凭蚊虫叮你,任凭臭气熏你。然后还在第二天大中午把你拴在电线杆上,任火辣辣的太阳暴晒,任灼热的电线杆烙你的后背。他们还去我们家里扒了我们家房顶的瓦,拉走了妈妈辛辛苦苦养了大半年的猪。万般无奈之下,你只好背井离乡,去了河北的煤矿打工三年,还了所有的超生罚款,攒了些积蓄回家过年。

  上小学那天,也是姐姐失学的那天。只是因为你一个人担负不起三个孩子上学的费用,因为我和哥哥的成绩比姐姐好,你只能狠心的让姐姐回家,姐姐小学没念完就回家了。后来,哥哥念完初中,中考要去县城里考试,需要500块钱的考务费,你没有给他,只因为他的学习成绩考不到一个好的高中,而且我也在上学,要留着钱给我上学用。所以哥哥高中没毕业也迫于无奈去了县城打工。

  我6岁那年,和两个小伙伴因为贪嘴,误食了有毒的东西,是你背着我跑了十几里山路把我送到卫生院,因为赶去的及时,我才有幸活到今天,那次的两个伙伴,一个在送医的半路毒发身亡,另一个做洗胃手术才抢救过来。#p#分页标题#e#

  从小到大,每年过年你和妈妈的新衣服总是最寒颤的,甚至有时候你们都不给自己买过年的新衣服。但是我的新衣服从来年年都有,而且都是最好看的。虽然我没有其他小朋友那么“幸福”,经常可以吃到爸妈买的水果零食,但是只要家里有好吃的,你跟妈妈从舍不得吃一点点,全部留给我们仨。妈妈后来还告诉我,上初中那会儿,姐姐已经嫁人了,哥哥在部队当兵,所以你经常挂念的总是我,知道我不会问你要钱,所以每次我找妈妈要钱你也总会多给几块钱让我上学买点零食吃。 copyright dedecms也是初二那年,哥哥回家了,带着一个贤惠的嫂子一起回来的。过了年,我们家就开始拆旧房盖新房。因为家里没多少钱,所以很多可以自己弄的材料都是你和哥哥在弄,也没有请泥瓦工,一座平房就你们两只手用了9个月的时间盖起来了。2月的天还很冷,可是你五六点总是起床,点着点灯去挖地基,盖房子用的沙也是你和哥哥自己挖的。每天晚上总是忙到快十二点才停下去休息,然后第二天继续这样的日子。从晚冬到深秋,从泥泞平地到平房高立,我实难想象你和哥哥是用着怎样的心态去度过的。那时候,我怕你,怕你太辛苦。

  新房盖起换新家的时候我已是初三,就在搬家前一个月,哥嫂给你添了一个可爱水灵的孙女,你和妈妈高兴的哟。自从我们住进这个新家之后,很快就发现你头发又少了好多又白了好多。每次回家你总喜欢跟我啰嗦一些大道理,我也只好“嗯”、“啊”的应付着,我怕你,怕你不厌其烦的啰嗦。

  初三快临近中考了,距离中考还有40多天,那次在学校食堂遇到一个特别冲的学弟,因为洗碗跟我抢水,砸坏了你承德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猜给我买的新的饭钵,我一气之下用力将饭钵砸向了他的手,于是瞬间血就蹦出来了,我很害怕,我知道自己闯祸了,而且还是第一次闯出这样不小的祸。后来班主任打电话到家里,他当时没有说明白意思,就说我在学校出事了,让家里人赶紧来一趟。后来是哥哥骑着车来的,见我没事才松了口气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不是我出事了,是我惹事了,你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那时候为了不影响我中考,所以哥哥全力帮我承担了这个事的责任。回家你也没有骂我,只是说让我不要意气用事,此事应当警醒。那时候,我怕你,怕你不再骂我。

  中考,如约而至,我一直以为我可以考取一中,可是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就因几分而落榜。我回家的时候一气之下把夹在墙上的厚厚一沓奖状全部拿了下来搁在箱底。你看到了之后问我成绩,我把成绩单递给你甩下一句话:“你自己看!”,你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了一句:“你不知道我认不得字吗?”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竟盯着你颤抖的脸无言以对。我念了我的成绩,你坐下之后久久没有说话,只是点起了一根烟,接着又是一根烟。那时候,我怕你,怕你会失望,会痛心。

  本来这次的落榜,我应该履行我之前的承诺--上不了一中我就不在念书。但是在班主任的开导下,你还是坚持要送我去读书。那时候家里的事都需要哥哥来操持,所以你一直在跟哥哥商量,让他供着我,让我将来学有所成再报恩。

  高中开学那一天,是你送的我,坐了两个小时的车终于到了学校,下车了你带我去吃了一碗炒面,我记得才2块钱一份的那种,你说你吃不完,硬是往我碗里夹了一些,第一次吃那种炒面,很香很好吃,那一顿我吃的很饱。那一天,你穿着哥哥的军装,但是显得很土气,你帮我提着包带我去学校报到,帮我找宿舍,然后带我去买用品。

  把我一切都安置好了,你说你回去,我便去送你上车。我到现在还不能忘记你上车的那一瞬间。你小心翼翼的让着来往的车辆,却显得有点“笨手笨脚”,你走近那个面包车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背影,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的背已经弯曲了。仿佛就在那一刻,我看清了这么多年岁月扛在你背上的所有无形的压力,就那儿不经意间压弯了你的脊梁,而这佝偻的背影是岁月唯一留下的痕迹。你上车之后打开车窗,好像说了一句什么,但是我没有听见,只是知道自己早已经泪湿了眼。那时候,我怕你,怕你太累太疲惫。

  依然是那年冬天,放寒假了,我起的早早的就坐车回家了,我回到家的时候,一家人都在火炉旁看着电视。妈妈看我回来了,赶忙起身给我搬了个凳子,我放置好行李就坐在你的对面,在我抬头看你的那一眼,我感觉今年冬天的雪都堆积在我的心里结成了冰。你满脸的胡茬已经很长了,看起来像是70岁的老大爷,你坐江苏哪儿治小儿癫痫好在火炉旁边,身体却一直在颤抖,双脚踩着火盆,整个火盆都在跟你一起颤抖。不,你才55岁啊!你问了我几句话,我也轻声的回答着,后来我说我去上个厕所,其实是躲在厕所哭了好一会儿才出来。岁月啊,那究竟是一把怎样无情的刻刀?那时候,我怕你,怕你如此快速的苍老。

  高二那年,你大病了一场,让家里再次陷入窘迫的局面。那次回家我把酝酿好久的话说给你们,我说我要退学,我觉得我考不上好的大学,我不想念书了。可是那次你说着说着就哭了,你是那么坚强的一个男人,那么一个严肃的男人,那么一个冷漠的男人,那么一个狠心的男人,第一次看你哭我的心都要碎了。于是我又乖乖的回到学校。那时候,我怕你,怕你那行如此珍贵而又如此脆弱的眼泪。

  高考结束了,我去一所学校找了份助教的工作,8月份我接到电话,我被一个二本院校录取了,我打电话回家,你哽哽咽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月底的时候妈妈打来电话说你摔了一跤,有点严重,哥嫂都在河北工作不在家,我便申请提前放下工作回家看你。你已经瘦弱不堪,在岁月的划伤和疾病的折磨下,你笑起来的样子已经像哭了。我第一次帮你洗澡,你的皮肤已经干燥而褶皱,你手臂和腿上的血管已经十分醒目,我不断的给你加热水,你却还是浑身颤抖。洗完澡,我扶你躺下,帮你按摩舒血,那晚我久久无法睡去,总是情不自禁泪流满面。那时候,我怕你,我怕你这样遭受着疾病缠身的痛苦。可是原谅儿,没有办法没有能力让你康复起来。

  后来,上了大学,暑假做兼职,过年回一次家。我每次回家的时候,你都看着我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总是让我那么心酸。我每次在外打电话回家,让妈妈把电话给你,而你很久说出一句话然后又哽咽很久。不过每次都不会少了这样一句:“现在大了,在外面要靠自己,得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打拼!”我总是期盼着回家,却也总是害怕回家。因为,我怕你,我怕你一辈子都不曾放下的牵挂。#p#分页标题#e#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怕你。而如今呢?我怕的不是你,而是岁月,我怕岁月不给我时间让你看到我闯出令你满意的成绩,我怕岁月不给我机会去报答你这么多年来无私的爱,我怕岁月不给你抱孙子的力气,我怕岁月不给你享受天年的福分,我怕,岁月无情的沉默了你所有不够直白的爱的言语。

  2019年12月8日,农历十月十七。是你六十大寿的日子,我一定会回家陪你度过这个生日。而我,该如何祈求上苍?惟愿它能够让你身体好一点点,笑容好看一点点,担心少一点点,快乐多一点点,抱孙子早一点点!

  这么多年,我一直怕你,但是,我也爱你……

  作者:郭涵枫 Q:304387281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