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然後乐正 >正文

我们如何走到丁克这一步

时间2020-09-16 来源:不遇故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几个月前去北京听了场“一席”的讲座,当时演讲者是庄雅婷,说的便是她的新书《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当时她说,每个人都应该适时的询问自己究竟自己是如何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的,如此才能更好的进行自己的。于是我努力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经历,真的就发现了自己生命里的许多显而易见的触点,看似随机却又是注定般的改变了生命流淌的轨迹,而最与世人分道扬镳的决定便是:不生孩子。

  关于选择不生孩子的想法成因,暂且按下不表,我先想说一说我与母亲之间的联系。

  我妈是一个极其坚强和聪明的女人,个性刚烈,独立洒脱,在与我爸的关系里,她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或者说她统治着整个家庭的运作。我爸的个性柔软些,头脑聪明,身在官场却不弄权术,搁在古代就是个逍遥者,放在现代就显得有些不靠谱。因此我妈经常向我抱怨我爸不靠谱的做事风格,导致我对我爸也有些不满,可能是同为女人的联系让我无法正常思考“他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吧。后来我遇到了大学时的男友,我秉承了我妈优秀强势的作风,万事领先,颐气指使,在自己的少女时期扮演了位暴戾的女王,在一段关系里把自己活生生拧成了个失败者。某个失恋惊醒的夜里,我回想起自己在恋爱里的模样,赫然看见了我妈的影子。而我心里明明清楚的知道,我不喜欢变成那样却又如此不由自主。

  后来我与朋友聊天时谈起这种心理,朋友竟也表示赞同,因为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她与她的丈夫之间。我自认在成长过程中已经非常刻意的督促自己羊角风会影响寿命吗不断思考自省,而不是一味的模仿,但似乎总存在着一股隐秘的力量把我变成了他们的样子,即便你明知道那是不好的样子。我觉得这是的附属物。

  好了,再说说我脑海中关于丁克的想法。我知道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孩子的,就像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猫狗一样。但养不养猫狗是可以选择,但生孩子却是个约定俗成的任务,由不得你喜欢与否。我生来是对“一定要完成的事”就感到厌倦的——对于一个有独立的行动能力和思考能力的人来说,在保障不伤害他人的原则下,任何事情都应该是可以选择的。而在做任何选择之前,都应该是经过思考的非盲目决定的,所以我们才会认为“不做安全措施而导致的怀孕是不理智的做法”。选择学科、选择工作单位、选择人生伴侣……你都会多方面考虑,但唯独创造生命如此重要的事情竟是不假思索的决定,听起来就觉得不怎么靠谱。

  我婚后听过的最多议论便是:“为什么还不要孩子?”。一直以来我和丈夫对于要不要生孩子的问题,都是比较偏向于“不要孩子”的,但起初我们还没有确定这样的想法是否成熟,所以也不敢叫嚣自己的观点。我们开始留心身边即将为人父母或者已经为人父母的朋友,观察他们的言行,再对照我们的状态,最后愕然发现我们的其实也不是一定非要个孩子不可的。首先,我和丈夫都是极其独立的人,彼此给对方的空间都刚刚好,我们在时而独立时而交错的空间里游走,觉得是个非常舒服的状态。再次,孩子带来的童趣,我和丈夫从来也不缺乏。我们年龄相差七岁,结婚四年,有时会像老夫老妻那般了无生趣就,有时会像孩子一样在怎么确诊癫疯病家里搞怪,这种游刃有余收放自如的相处方式让我们不会因为享受了“孩子的”而承受“孩子失控”的痛苦。我和丈夫都是好奇心的“野人”,热爱一切突破自我的活动,对外在世界的探索一直没有停止过,当然也非常看重精神修养的追求,我们契合的程度实在是令旁人感到吃惊。所以当我们决定不要孩子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错失了“为人父母”的人生体验而感到遗憾,因为如此丰富的世界,总有一些别的事情会弥补这样的遗憾——人生苦短,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要做的,只有你想不想做这件事而已。

  有人说我们是自私的,只贪图自己的感受而剥夺了另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关于自私,关军在《无后为大》这本书里写的清清楚楚:“生与不生都不是什么无私之举,区别仅仅在于,不生是绿色的、无公害的自私,生则未必。”我曾经真的质疑过自己是不是个自私的人,但后来发觉大多数父母对孩子的各种各样的渴望也是“自私”的模样,只是在“创造”的外表下,在“养育”的浓情蜜意之下,他们被完全遮盖了双眼。孩子的出生与成长一定是为了达到父母的某一种愿望,而不是其自由选择的结果。父母们施在孩子们身上的爱,除了本能之外,更多的是期望孩子以各类方式得以回报。当然,这没什么不对的,我只是不希望人们再拿“自私与无私”说事儿了。

  为了成熟的考虑生不生孩子的问题,我又想到了如何培养一个孩子成人的问题。我问了一些身边的朋友,这些朋友在我看来是很优秀的人,我企图从他们身上找到父母教育的影响,但令我失望的是,父母教育对他们的影响并没有我想象中脑后遗症引发的癫痫病能治愈吗那么大。许多人都是在与他人的交往、自己的阅读中找到自己想要追求的生活方式。而这些人都已经成长为一个心智成熟的,有自我价值体系的成年人时,父母们竟有的还沉浸在“孩子还没长大”的幻觉里,有的根本还不知道自己孩子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样的。这种被幻觉包围的亲情一定不是当时“造人”的初衷吧。也有一些成功的育儿经验,例如给孩子足够的空间,激发孩子的创造力等等,但其实孩子的个性与能力都是天生的,例如有些孩子就是喜欢热闹,而有些孩子就是爱安静,而许多家长都会将其归功于自己的培养。比如我弟弟天生就是个性比较安静的宅男,他智商也很高,学习向来就很好,因此在外人的眼里,他是个家教良好,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在他妈妈的眼里,他就是还没开窍的小孩,还因此对自己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孩子而骄傲不已,但实际上我的这位弟弟对人生的理解已非常成熟,甚至超越了他的母亲。不是每个父亲都能培养出一个郎朗,郎朗的父亲是幸运的,因为郎朗刚好是那块料,也吃他强硬的一招没有变成“马加爵”,所以我不确定我的孩子会自带怎样的模式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带着我多少基因我都无法确定,我也无法肩任把他“培养成一个有用的人”的任务,极有可能他也是庸庸众生的一名,对社会的意义并没有我期望的那么大。

  最后再来说说孩子对我个人的意义吧。我是一个自我认知,自我觉醒很晚的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都是自己慢慢摸索出的,我直到婚后才真正确定了自己的三观而没有再次动摇过,那就是不断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的确对自我关注度很高,我不停阅读书籍,和各类人交谈,济宁儿童癫痫病专科医院参加各种感兴趣的活动……由此我才开始慢慢了解自己的喜好。而这种喜好可能正是四年前的我所讨厌的。我发现每一年自我都在改变,对自我的判断都在更新,而我也对这样的改变愈发敏感。所有的心境都会改变,而同样的道理在孩子的身上也适用,我不能因为想要贪图最初几年的“好玩”而托付给他一整个未知的人生,有一天我甚至会后悔生下他。对于已经被制造出的生命,我再无挽回的余地了。而我自身都不稳定,如何去稳定的培养另一个生命呢?

  再说回第一个,关于我忽然有一瞬间发现我变成了我妈的。就是那个时刻,我意识到,无论我如何头脑冷静,独立思考,父母的影子会像空气里的水分一样钻进我的身体里,形成了我的性格。这是无法避免的,却又是我想挣脱的,假若当时我没有敏感的发现自己对待异性的方式太像母亲,那我说不定将无法拥有现在的婚姻,甚至还在甩与被甩中挣扎却找不到问题的源头。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也无意习得了我的坏脾气,那我该如何开口对他说:其实当时我不应该把你生下来的。

  最后,还是用纪伯伦的《先知》结束吧:你们的孩子并不是你们的孩子,他们是生命对自身的渴求的儿女。他们借你们而来,却不是因你们而来。尽管他们在你们身边,却并不属于你们。(文/无限自由的小北)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